This page looks plain and unstyled because you're using a non-standard compliant browser. To see it in its best form, please visit upgrade to a browser that supports web standards. It's free and painless.

高雄市國民教育輔導團教育資源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音樂輔導員 曾迎慧)

電影 《菲利普葛拉斯12樂章》

很喜歡這部電影,並非對極簡主義的音樂(Minimalism)感興趣,
而是太多值得咀嚼的片段,不該是只看過一次,
就能抓到語意精髓的~~~

毋需多做介紹,市面上有不乏好影評,我再寫便是累贅...
在此將精彩對白節錄出來,向大師對音樂坦承和謙卑的胸懷致敬!!

電影的初始,就以鏗鏘有力的宣告破題:

"我從來不為別人的觀點所左右,無論他們是怎麼想的我都不在意

我只做我真正想做的事,我一輩子都是這樣,免去許多困擾,

即使在音樂創作上也是如此"

電影的末尾,導演以Glass的一段話來收場,
一個他對生命終極的扣問,十分令人玩味

「我走在一條無所去向的路上,迷失在一個殘酷而愚蠢的夢裡。
而我仍然走著,走著。」


葛拉斯繼續說明:

"我有個作家朋友,他說他用寫作對抗世界的混亂,

我覺得他說得真好,

他退居的那個世界,變得比現實世界更重要,
有些人會認為那樣不好,但他覺得好,

就看你以什麼為核心價值,他將想像當成人生核心價值,
那是逃避還是解脫 ? 我不知道,你告訴我, 我不懂這種事,

對那個人而言, 寫作是…
是他人生的解答,

讓他的人生變得牢靠真實,否則他會被世界的混亂擊垮,

那是為理性而逃避嗎? 或是…

或是世界的瘋狂,何者才是逃避? 我不知道…"

(反反覆覆看了三遍這段話!!! 為什麼用語言表達地這麼精準?)

於是我想到了蔡康永在<張愛玲的死法>中的一段:

"人生的幸不幸福,與創不創作,無關。

好的創作者,確實撫慰了無數辛苦與寂寞的人,
但對創作者自己來說,這只是“剛好如此”、“順便如此”,而已。

創作者,通常是被創作的欲所驅迫,才不得不創作的,
像梵谷、像法斯賓達。其它人因此而受惠,那是其它人好運,不是創作者好意。

當然也有創作者,是被賺錢的欲望所驅迫,像莎士比亞、巴爾札克和華格納。

如果有創作者是以“我要安慰人心”為出發點的,那通常就只能創作些
“令人安慰”的東西出來,很難有什麼象樣的作品。"

按照蔡康永的分類,Glass應該是被創作的慾望所驅迫,就像貝多芬,
被腦中的大量音樂所驅迫,不得不尖叫和紀錄下來......

音樂學者Antony Hopkins曾這樣形容貝多芬寫第四交響曲的狀態:
"He would sing or shout raucously as he wrestle with the profusion
ideas that flocked into his mind. "

葛拉斯認為,他並不是創作新的東西,他只是用心去傾聽,音樂早已存在,
他只是將所聽見的,化為有形的音符,在樂器中製造出聲響......

我有時覺得,不是藝術家選擇去創作,而是創作找上了藝術家~~

更多認識極簡音樂,以及電影《菲利普.葛拉斯十二樂章》:

http://blog.sina.com.tw/atom/article.php?pbgid=17143&entryid=581559

http://blog.chinatimes.com/haoyh1021/archive/2009/06/24/414143.html

http://4bluestones.biz/mtblog/2008/11/1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