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page looks plain and unstyled because you're using a non-standard compliant browser. To see it in its best form, please visit upgrade to a browser that supports web standards. It's free and painless.

高雄市國民教育輔導團教育資源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歷經前幾年的金融風暴,台灣高科技產業正面臨巨大危機,加上代工廠的競爭越激烈,利潤越微薄,政府除了協助該產業重整之外,將目光放在廣義的文化創意產業--文化創意產業,目前在全球創造出驚人的附加價值,被認為是21世紀全球最有前途的產業之一,據統計,全世界創意經濟現在每天創造220億美元產值,並以5%的速度遞增。 台灣沒有天然資源,缺乏獨佔性科技優勢,勢必只能依靠人才 的「軟實力」來維持經濟競爭力,而文化創意產業,也成為政府下一代產業的寄託,去年第一屆「台灣國際文創產業博覽會」,四天吸引五萬名參觀者,也創造台幣兩億元商機。年底,文建會補助了第一屆台灣文博獲獎的文創業者,參加第五屆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期望幫助台灣文創精品與國際接軌,創造更高的能見度與發展機會。 何謂「文化創意產業」,根據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UNESCO)對於「文化、貿易及全球化」的問題與解答 , 認為創意是人類文化定位的一個重要部分,可被不同形式表現。一般同意,「文化產業」(cultural industries)適用於,「那些以無形、文化為本質的內容,經過創造、生產與商品化結合的產業」;後工業時代的大眾消費模式裡,有不少人口握有富綽的經濟力,遠超過維生所需;因而以「創造欲望」以促進消費,成為資本主義促進經濟成長的主要手段。在這樣的轉折過程中,商品「使用價值」的重要性逐漸讓位給「符號價值」,消費者以「商品符號」在「自我想像傳記」(imagining biographical self)中的位置、恰當性、快感程度,影響著購買的意願,而商品的競爭力,便取決於本身的符號,是否與顧客己身的生命史構成「意義的關聯」。後工業的社會,也是工業產品供給過剩的社會,商品彼此競爭表淺意義的結果。 工業產品供給過剩的社會,造成消費者對「差異」的無止境地追求,產品的「賞味期限」大幅縮短,此時,企業競爭的不再是傳統商管五力(消費者議價能力、供應商議價能力、潛在進入者威脅、替代品威脅、現有競爭者威脅),而是由企業哲學所牽引的、更深層的存在信仰的競爭,賈伯斯就說過:產品設計並非對形式的把玩而已,而是一種「生活該怎麼過的思想安排」。因此,企業中的分工不再僅是個別勞動力(由熟能生巧到僵化無聊)的相加,而是個別勞動力對個體化人生的創造與反思,與其他工作者互動激盪的結果。 因此,文化產業也就在後工業社會裡,成為一股龐大的趨勢,經過創意的加工,創造超越物質的高級需求,使文化成為一種生產力,從這個意義上,文化產業提升產品的附加價值,而現代農業也講求文化,甚至有「創意農業」的說法,傳統工業亦需經過「藝術設計」提升附加價值;創意產業的另一功能,即為解決就業問題,成為一種新知識經濟,本質上也是一種產業政策。 英國是最早提出「文化創意產業」概念的國家,因為英國本身擁有悠久的歷史文化資產,高水準的人文素質,以及高度資本化的文化工業,這部文化機器每年為英國 創造出驚人的產值。2000年,英國文化創意產業的相關從業人員約195萬人,佔國民生產毛額的7.9%,是英國產值第二大的產業。光是在倫敦,800萬 的人口中,有50萬人是從事創意產業工作,締造出高達210億英鎊的產值。以《哈利波特》為例,從小說出版、電影、遊戲到旅遊,甚至到遊樂園,已創造兩千億美元的產值,證明文創產業潛在商機有多麼驚人;在文化、創意和產業三個環節裡,文化是核心,創意是肌裡,產業則是末端,J.K.羅琳靠著個人力量,完成一部又一部的《哈利波特》;透過出版商的出版,以及架構完整的影視工業,才能夠創造出龐大的「哈利波特王國」。作家寫作,可能是個可遇不可求的「靈感產業」,而後衍生各式各樣的內容運用,進入影視遊戲、跨進國際市場等,更需要機制與資源的投入,此為產業化後的工作。 英國文創產業的成功模式,成為包括台灣在內很多國家想要師法的對象;1998 年執政的英國工黨政府對其「創意產業」(creative industries)的詮釋,瀏覽2001 年英國「文化、媒體與運動部」(DCMS)對「創意產業」的定義:「發端自個人創意、技術與天賦,透過智慧財產之形成及運用,具有創造財富與就業機會之潛 力的產業(those industries which have their origin in individual creativity, skill and talent and which have a potential for wealth and job creation through the generation and exploita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在定義裡的關鍵靈魂,是「個體的」(individual)這個字,能在後工業年代的大眾消費市場裡創造差異的,絕非穿披同一件世界觀外衣的「集體」,而是擁有特殊性格表徵、具備不同身體感性、能咀嚼出秀異生命況味、繼而飢渴於創作獨特形式作品的「個人們(individuals),而工黨政府的洞見,直指創意產業的核心。 文創產業無疑是現階段政府發展文化的重點建設,以現今台灣文創產業發展的現況來看,恐怕我們最欠缺的,是對於源頭的深耕;文創不像其他產業性質,側重在技術的運用和訓練,而是在無形的人文涵養上,累積深厚的藝術底蘊;也可以說,它的成本往往來自該國的文化底蘊,「精緻藝術」成了最重要的基礎;藉由大量的不同形式、內涵的藝術探索,產出富有吸引力、符合顧客精神及美感 的追求,以及令觀眾印象深刻的觀賞體驗;這也是為何從事廣告、設計、電影等等創意產業工作者,往往也是精緻藝術的重度消費者。而正因為藝術是文創的源頭活水,因此藝術在一個社會上蓬勃發展的程度,必然可以作為文創產業成功與否的預告指標。 台灣文創產業的走向,傾於「科技產業發展模式」風格與機制,以資策會、科學園區等成功創造出科技產業的思維,建構出台灣版的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模式,但目前的政策著重「市場端」的數字,以量化的方式在推動產業,及過分重視尾端的產值的結果,這樣的誤謬觀點與做法,只會讓文創產業流於「代工」的命運,缺乏了英國人對「個人創意、技術與天賦」之強調,而代之以空泛的「創意或文化積累」,這一個掛漏,正是我們發展文創產業最大迷思之所在。 朱宗慶在「文化創意產業之展望」一文曾提到, 分析文創產業鏈之後,即可推斷有幾項文創產業成功的必要條件—1. 藝術將成為文創產業的源頭活水:源源不絕的創意才是產業活水,文創產業必須有豐富的創意作為基礎,而藝術(fine arts)是極為重要的創意養分。沒有豐沛創意作為基礎的文創產業,最終僅僅能夠成為代工廠,卻發展不出可長可久的品牌與產業精神。 2. 藝術與產業要專業分工,增加了解與對話:產業界要有可以接觸藝術家的管道或平台,要有機會相互了解,才可以透過彼此專業,找到為文化「加值」的可能性。 3. 消費者的價值觀需要深層的教育影響:沒有消費市場的支援,文創產業無以為繼,然而現在消費者的價值觀並不利於文創產業的發展,因此對於美學的涵養、文化價值的體認,要透過更為深度的教育進行影響(或扭轉)。    近年來,政府意識到創意力的重要性,開始規劃相關的藝術課程,例如教育部為結合藝術家、專業藝文團體與學校藝文師資資源結,期待深化學校本位藝術與人文課程推展,故建置「藝拍即合--藝術與人文媒合平台」,提升學校藝術與人文教學品質。也有學校辦理「駐校藝術家」及「美感校外教學」等計畫;而高雄市剛辦理的兒童藝術教育節,以及高雄市藝文交流平台,透過文化產業業者、藝術家與校園的合作,讓學生在未來職業性向發展時,有更多元的思考和選擇。 而作為一位"藝術與人文"的老師,都應該具備跨領域的態度和胸襟,去尋找音樂,視覺,表演的學科中,普遍核心的價值,以及共同元素的整合;然而大部分音樂老師最缺乏的,就是統合的能力和意願,這和我們的養成有極大關係,長期處在密閉空間、重複同樣的樂句,我們容易落入制式的思維,除非走出琴房的那扇門,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這麼大、這麼有趣,藝術...其實可以很簡單,很自由,而且藏在每個孩子的心中。 過去九年一貫統合課程的執行成效,明顯看出難以操作的問題,一方面是表演師資短缺,二來三科差異性大,實行大單元教學,容易流於空泛,所以在100課綱的能力指標的目標和評量依據,便顯得更具體而深入,看似走回頭路,但我想跨領域的精神仍在,尤其更重視"創造力"的發想,在每個課程的最終層次,是要回歸學生主體,掌握了各項藝術技能,去展現與原創自我的動能,如此,我們才有機會,在下一波文化創意產業的激烈競爭中,取得更有利的戰略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