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page looks plain and unstyled because you're using a non-standard compliant browser. To see it in its best form, please visit upgrade to a browser that supports web standards. It's free and painless.

高雄市國民教育輔導團教育資源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春明大師雅鑑:

稱呼您「大師」不但是一般對您的認定,同時也出自我的真心。回想七十年代鄉土文學論戰的時候,我雖然被迫去「牛奶島大學」進修,但也相當關心。當時鄉土文學被國民黨及其御用文人定性為「工農兵文學」、「狹隘的地方主義文學」,有被中共利用或走向台獨的危險。我們在「牛奶島大學」進修的同窗,不論統獨都是支持鄉土文學,並且把鄉土文學作家當成英雄崇拜的。您也曾經是我們崇拜的作家之一。可是曾幾何時,鄉土文學取得了正統,主流的文學史地位,被排斥者卻變成了排斥人的,不免令人婉惜。

◎踢館失禮,國罵失格

五月廿四日您在台南台灣文學館演講,遭蔣為文副教授踢館、嗆聲,您盛怒之下,大罵「教授,會叫的野獸」、飆華語五字經,並且脫衣要打人。種種言行,完全出人意表,有失「大師」風範。

事發當時,來聽您演講的粉絲們用把蔣副教授趕出去的方式來挺您,事後某些媒體一面倒地臭罵蔣副教授。您是否感到一點溫暖或安慰了呢?可是作為一個支持台語文學的知識人,我的心卻很難過。鄉土文學作家最鄉土的罵詞是台語「三字經」,您已經「進步」成華語「五字經」。您用最不鄉土的方式罵人,不只「大師」之名需要「商榷」,我看您是否還是「鄉土文學作家」也必須「重新評估」了。

平心而論,蔣為文這個後生小子到您的演講場去踢館、嗆聲實在是有失禮節與風度。從李登輝總統執政力唱本土化至今已經二十幾年,還需要為了台語文書寫的問題舉牌抗議也令人悲哀。七十年代鄉土文學被統派作家圍剿,論戰不到十年就獲得了肯定。反觀台語文學運動至今已經二十幾年,其遭遇之坎坷,豈不堪憐?

設身處地來想,蔣副教授的嗆聲和您的盛怒都是可以理解的。四十年來,您備受台灣文學界崇拜,享受了「大師」榮銜,忽然被一個後生小子全盤否定,罵為「可恥」,當然會「盛怒」了。但是以同理心來思考,台語文學運動也有一批信仰者,蔣副教授是其中的一名狂熱份子。他從大學時代就參與了這個運動,並因此改行唸語言學,成為台灣文學運動的大將。台語文學就是他一生的志業,如今台語文書寫被全盤否定,能不出來踢館、嗆聲?

回想一九七○年代,朱西寧、彭歌、余光中等大陸人作家為文把鄉土文學比喻成中共提倡的「普羅文學」、「工農兵文藝」,引起了一場激烈的鄉土文學論戰,那時候您站在那一邊?您對余光中那篇「狼來了」能不感到「盛怒」嗎?對台語文學運動而言,您的「商榷」豈不等於余光中的「狼來了」?被您否定的台語文作家難道不「盛怒」嗎?您的演講題目「台語文書寫與教育的商榷」已經充滿了挑釁的意味;在演講中用侮辱的字眼大罵台語文「不倫不類」,還把鄭良偉教授和我都扯了進去,說出「笑死人了」的話。這種情形,對於一個以台語文學為一生志業的年輕人而言,真是「斯可忍,孰不可忍?」,不出來踢館,更待何時?

◎ 寫作即翻譯?

鄉土文學能夠平反,掃除污名,回歸「文學」的基本面,成為台灣文學的正統是歷史的正義。不過鄉土文學的骨幹是中文,中文裡掺入一些台語詞,對標準中文而言是一種雜質,但從文學的角度而言,卻是台灣鄉土文學不可或缺的元素。剔除這些「雜質」,就少了鄉土味。

可是台灣鄉土文學不能取代台語文學,也不是唯一的台灣文學。因為鄉土文學在創作的時候其實已經先在腦子裡作了翻譯,並不是原汁原味的台灣文學。阿土伯有一個笑話,說有一個人拿了一幅複製畫,炫耀他的畫技,別人說「看起來是不錯,可是我要看原作。」這個人說「我不曾畫過原作,只有複製畫。」別人說「嘐韶,那有這種事?」這個人說「真的,我說的是實話,因為我的名字叫『台灣作家』。」〈刊『台語文摘』革新一期,1992。原文是台語文,翻譯如上〉。關於這種情形,鍾肇政大師也感同身受,曾經撰文「寫作及翻譯?」〈一九九一聯合報,轉載於上刊頁二十一至二十三〉感嘆台灣鄉土文學作家的無奈,因此在作品「怒濤」中的對白中,完全反映了語言的實際,日語、閩南語、客語同時作為作品的一部份,而不是如過去的鄉土文學作家,把鄉土語言當成是加味的香料而已。同時,東方白的「浪淘沙」也採取同樣的手段。

這些作品都是企圖排除「寫作即翻譯」的困境,用人民的語言,如實地把人民的心聲表現在文學作品中。其創作策略比七十年代的鄉土文學踏進了一步,再一步就是純粹的台語文學了。大師如果可以忍受全口語對話的台灣文學,有什麼理由不能忍受純口語的台語文學呢?您是否認為台語只能為華文文學加料,沒有資格作為文學語言?果然如此,那麼您的理由何在?

◎華文作家的誤會與杞憂

中文作家反對台語文寫作不是今天才開始的,早在八○年代就有不少奇言怪論出現(如陳若曦、廖咸浩等,我與他們的論戰,收入拙作《台語文學與台語文字》,前衛,一九九二),大師的反對言論不免有些後知後覺了。當時反對者反對的理由歸納起來有三,一是從溝通功能出發,認為創作「方言文學」沒有市場,浪費了文學家的精力;二是認為台語文學是走向台獨的分裂主義文學;三是誤以為「台語文學」即閩南語文學,提倡「白語文學」是「以暴易暴」〈大部份是外省作家或客籍作家〉,如彭瑞金有言:「台語的困境是受迫害而來的,豈可搖身變為迫害者自我平反呢?」。不過就我所見,還沒有聽過有人把台語文說成「不倫不類」的無禮之言。

以上的理由其實都出於一種誤會與杞憂。先談政治杞憂問題。鄉土文學論戰時期,大陸籍作家憂心鄉土文學有走向台灣獨立的危險。不能否認鄉土文學作家有支持台獨者,但事實上有不少作家是統派,陳映真就是一位代表;報載您在演講中大談「台灣中國同文同種,不應搞一邊一國」,可見對大師而言也是一種杞憂。台語文學家中有沒有台獨支持者呢?當然也有,但是作家選擇自己的政治信仰是他的自由,作家選擇什麼語言創作也是他的自由。不能因為作者中有人如何如何,就全盤否定整個文學。鄉土文學中文作家享受了四十年的正統地位,反過來以同樣的誤會與杞憂為理由,污蔑或壓制台語文學發展,這是「狼來了」的翻版,十分諷刺的歷史循環。

至於把台語文學解釋為閩南語文學,這更是一種故意扭曲。我只聽過「台語文學才是正牌的台灣文學」的話,從來沒有聽過台語文學作家中主張「台語文學不包括客語文學、原住民文學」、「只有閩南語文學才是台灣文學」的言論。原民會、客委會成立之後,原住民及客家的文化與文學所得到的補助與體制支持已經大大超過閩南語文化與文學。現在談這個問題已經過時了。

◎如果「兒子的大玩偶」用台語文書寫

最後討論台語文學的市場。我們不否認台語文學「小眾傳播」與「非主流」的困境,但我們也反對運用主流暴力壓制台語文學作家創作台語文學的權利及將台語文學發展為「大眾傳播」與「主流文學」的可能性。

作家選擇其創作語言與文字形式是他的基本人權。溪邊的小花,即使無人理睬,仍然有開花的權利。選擇把一生的精力投注在沒有市場的母語文學,不但是他的權利,也是值得尊敬的事。當年大師在創作鄉土小說時,有沒有想到有些話如「兒子的大玩偶」裡出現的「柴頭仔」(木頭)、「應得好」(答得好)可能造成閱讀的困難?可能被罵為「不倫不類」?如果您因而改用標準華語,大作會不會有相同的藝術效果?

這篇小說後來改編為電影,極端地採用純台語對話,比原文更令人感動。電影譯成十三億人都聽得懂的華語,它的藝術性肯定會大打折扣吧?我們設想,如果當初您創作「兒子的大玩偶」時採用純台語文寫作,而不是一開始就自己譯成中文,大作是不是會有更高的藝術性?電影把您的大作再翻譯回台語,有沒有失真?會不會像鄭良偉教授把大作翻譯成台語文一樣讓您失望?您如果一開始就用台語文創作,您的作品就是原作,沒有翻譯失真的問題。

從現實的觀點,用台語寫作,「兒子的大玩偶」也許會變成無人理睬的溪邊小花吧?您很聰明,並未這麼做而採用了中文創作,因而得到「鄉土文學大師」的尊號。但是現在有些人用純正的台語文寫作,不計較名位,只為了文學表現,他寫的小說,可能有些比「兒子的大玩偶」更傑出,卻沒有人注意。大師不但不關心、不鼓勵,反而罵他們「不倫不類」,這是甚麼心態?大師!文學家的可貴在反應真實的人生,迎合主流市場的文學創作能夠算是純文學嗎?不用純母語文創作可能出於大眾傳播的考量,也可能因為缺乏母語文創作的能力,這些都是可以理解與原諒的,但是無論什麼理由都不能作為詆毀母語文學的理由。

在文學史上,用人民的口語創作,寂寞了幾百年,甚至千年以上才得到正統地位的例子所在多有,中國的白話文學、韓國的諺文、日本的假名文學,千百年來都曾經在漢文的主流統治下屈居末流,近代以來卻紛紛升格為各國的文學主流。台語文學將來的命運如何,要看台灣各族人自己的努力或時勢的推移,如果它是沒有前途的語文,為什麼不讓他像西夏文一樣,在歷史上保留一些文獻,如果它是有希望的語文,豈可粗暴地否定它們成為主流文學的可能性?污辱了作家為非主流語文奮鬥的悲劇性情感?在二十一世紀的現代台灣,還有這種反民主的思想,豈不可悲嗎?

何況,漢字書寫的閩南語文學從「荔鏡記」以來已經將近五百年,至今綿延不斷;白話字文學也有一百六十年的歷史;近年來又融合成一種十分有效的漢羅夾用的文字形式。至於客語、原住民語文學也有可觀的成績。否定閩南語文學的豐富、多元,否定台語文學之美,徒然表現其文學品味的狹隘罷了。

敬愛的鄉土文學大師,在五二四台語文事件沉靜了一陣子之後,期待您能夠溫習一下各國的白話文學史,嘗試去了解一下台語文學的歷史與現況,從文學本位的立場,重新思考台語文學應有的地位。當然,我更希望您不但是鄉土文學大師,也是未來的台語文學大師。 敬頌

文祺

洪惟仁敬上

2011/6/18

clip_image001[4] 有關閩南語認證

Q1. 為什麼教育部要辦理閩南語語言能力認證考試?

Q2. 取得本考試能力認證有什麼用處?

Q3. 若通過教育部閩南語語言能力認證中高級以上級別,是否就能擔任國中小閩南語教學支援工作人員

相關問題及答案請連結http://blog.ceag.kh.edu.tw/admin.php?op=resources&albumId=4&page=1

http://www1.inservice.edu.tw/index_login.aspx?U=TA

全國教師在職進修網->依學校研習課程進入資訊網【國中】->【高雄市】【美濃區】->點選報名

本市100年度「推動高級中等以下學校暨幼稚園台灣母語日活動

或以課程代碼【854584】進入報名

 

一、動機:

九年一貫教育的精神,其推動台灣母語日乃為落實學校之課程目標及精神,鼓勵學生學習、運用各種臺灣母語,增進各族群間的瞭解、尊重、包容及欣賞,奠立臺灣母語於相關領域課程中之基礎,推展並營造臺灣母語優質環境。

因此本市為此規劃本計畫,藉由鄉土語言典範學校之校際觀摩,讓學校瞭解台灣母語日推動方案,透過情境規劃和課堂教學等方式,整合規劃學生母語之聽、說、讀、寫能力,落實以臺灣為主體之本土化教學,讓學生皆能在臺灣母語日活動中做深度學習,深刻感受鄉土語言之美,進而建立愛護鄉土、關懷社會與自然之人本情懷,此為推動本計畫的主要動機。

二、依據:

(一)教育部95.6.21臺語字第0950087762B號令發布之「高級中等以下學校及幼稚園推動臺灣母語日活動實施要點」

(二)教育部公布之「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綱要語文學習領域綱要」

三、目的

(一)透過示範學校的參訪,協助學校瞭解台灣母語日活動之推動方式,並與鄰近學校分享推動經驗,以提升台灣母語日活動之成效。

(二)透過校際間母語日教學活動的參訪,讓學校瞭解台灣母語日活動的活動要義,並達到「人親、土親、文化親」的深刻體認。

(三)協助學校推展台灣母語日活動,以增進學生對母語的珍惜和尊重,並進而能口說母語,關懷本土社區文化。

四、辦理原則:

(一)開源節流:衡量各校現有人力、物力,以最經濟的規劃,創造最佳的母語學習環境。

(二)循序漸近:建置台灣母語教學情境,結合行政和教學力量,促進學童有效學習。

(三)潛移默化:多面向的情境營造,確實發揮境教功能。

(四)從做中學:從參訪中讓學校瞭解推展台灣母語活動之各種可行途徑,以落實台灣母語日推動之預期效益。

五、辦理單位:

(一)指導單位:教育部

(二)主辦單位:高雄市政府教育局

(三)承辦單位:美濃國中

六、辦理時間和地點:100年6月22日

七、參加人員:本市公私立高中職、國民中小學暨幼稚園,各校校長、教務主任、教學組長、本土語言教師等報名參加。

八、報名方式:請於100年6月20日前請至全國教師在職進修資訊網報名。

聯絡人:美濃國中 教學組長 曾俊元,電話:6816166*121。

九、參訪重點

依據台灣母語日的訪視項目,由承辦學校呈現各項資料和教學活動,各項參訪重點詳如下列所示。

(一)行政運作

1.學校「臺灣母語日」小組成員具代表性、小組定時正常運作

2.學校「臺灣母語日」小組運作績效良好、小組相關紀錄詳實

3.學校行政主管於相關會議時,能使用母語

4.積極鼓勵教師教學過程中儘量使用母語

5.購置必要活動設備及圖書、語音教材供師生使用

6.數位學習網站建置及網路媒體的運用,方便學校親師生使用

7.學校人員積極參與「臺灣母語日」活動程度

8.親師生溝通時能適時、適量融入母語

(二)活動規劃

1.積極規劃有效、可行之母語日相關活動,同時應兼顧促進族群間之互相尊重及學習

2.活動內容能兼顧生活化、趣味化、活潑化

3.活動時間安排適當

4.積極爭取各界經費協助推展母語日活動

5.活動成效有助學校師生增加母語使用頻率

6.活動內容有助學生了解本土文化精髓

7.充分運用社區資源擴展學生學習經驗

8.辦理社區參訪踏查,進行實地學習運用

(三)情境營造

1.學校母語情境佈置有利學生學習

2.課間活動播放台灣母語、常用句、童謠、歌曲等供學生聆賞

3.利用社團教導本土母語技藝,有利文化傳承

4.運用各種廣播及應用媒體,促進文化認同

十、差假:

(一)承辦學校於本活動辦理期間,工作人員得視工作實際需要給予公(差)假。

(二)參加人員於本活動辦理期間,准予公(差)假登記。

十二、獎勵:承辦學校工作圓滿達成,依活動性質,參照教育局獎勵相關規定分別予以敘獎。

十三、經費:由100年度台灣母語日活動補助經費運作執行。

十四、本計畫經校長核定並呈教育局核備後實施,修改時亦同。

高雄市立美濃國民中學承辦高雄市100年度「推動台灣母語日」績優學校觀摩活動參訪計畫課程表

時 間

活動主題

活動內容

主持人

8:30—9:00

報到

報到相見歡

教務處

9:00—9:30

來賓致詞

教育部推動台灣母語日政策宣導

長官

9:30—10:15

學校簡報

資料瀏覽

1.簡述台灣母語日辦理方式

2.呈現台灣母語日成果資料

美濃國中

柯智焰 校長

10:15-10:20

茶敘

茶敘

教務處

10:20-11:05

教學觀摩活動

情境營造解說

呈現台灣母語日課間活動內容及

解說學校情境營造布置

黃淑玫老師

劉昭能老師

11:05—11:50

社團活動展演

學校學生本土社團展演

11:50-13:30

食晝

食晝

教務處

13:30-15:30

社區踏查

校外社區文化參觀

黃淑玫老師

劉昭能老師

社區導覽志工(外聘)

15:30—16:00

綜合座談

與參訪人員進行經驗交流

美濃國中

柯智焰 校長

100年原住民族語朗讀稿
已陸續公佈於本土語言教學輔導網
網址為http://www.oitaiwan.com/blog/
  本土語言教學輔導網上之稿件僅供參考
仍以大會官方網頁為準
朗讀稿若有相關問題或意見
請mail給中央團美娟老師
美娟信箱mkthok@gmail.com

我看各報的記者所記的,攏是衝突的表象,無深入報導引起衝突的原因。我佇現場,發覺黃春明先生所說的攏是歪tshua̍h的語言政策思想,所以誠認真聽、認真記;卜等交談的時來發問,無想著發生衝突煞無時間問。

黃春明先生靠勢伊文壇有名的身份來談〈台語文書寫與教育的商榷〉,我聽出伊對這個主題並無有深入的了解;無深入的了解閣敢站佇台頂用華語烏白濺(tsuàⁿ),連台語諺語嘛無用台語講,煞翻做華語來講;對象是台下大部份是學中文抑是對中文文學有興趣的人(小部份是研究台語文學者),影響是誠大的。伊所講的,值得討論的有幾點:

1. 語言愛佇生活中學,毋免佇學校教。

我的反駁:若是家庭裡父母對囝兒攏講母語、甚至教母語,台語就袂行到即碼淒慘落魄的地步──青少年台語講袂lìn/liàn tńg,無想卜講台語。就是因為家庭無法度講、教,咱才會爭取卜佇學校教。閣再講,卜共台語提昇到語言書寫的程度,猶是有需要佇學校教。

2. 教育部無準備好就佇學校實施:音標無統一,漢字烏白用。

我的反駁:咱準備好未?好矣,音標、建議用字攏陸續咧公佈。2006年教育部已經公佈台羅音標,到2010年已經有七百字的台語建議字、詞。佇漢字來講是安爾,若閣講記音的羅馬字,按台南教會公報(1885)開始,嘛有百外年的歷史。早就準備好矣,是咱無la̍k著權,無法度隨時教育台語佮台語書寫。

3. 伊並無反對佇學校實施母語教育,但是愛等準備好才來教。因為文字是愛經過足久、一百年才會當形成的。

我的反駁:伊對台語書寫、台語教學的實際情形根本無了解,伊的台語文書寫的觀念,嘛干礁限制佇漢字書寫。羅馬字,毋管是教育部的台羅、教會白話字已經有法度自由書寫。

照伊講的,愛等台語文字較完美咧,才佇學校實施母語教育;到迄陣,台語早就被消滅矣。無語言,卜那閣有文字呢!

4. (因為蔣為文的抗議,黃上台繼續講)全世界得著諾貝爾獎的作家有四、五位是用西班文寫作,毋是用伊的母語寫作。伊閣講:用西班文寫作的遐个國家,in的母語就消失矣。

我的反駁:全台灣逐家攏用華文寫作,無的確會出現一位得著諾貝爾獎的作家,到迄(ht)陣,台語早就完全被消滅矣。

5. 台語無統一,無法度用文字寫。伊舉例講:伊是宜蘭人,作家李昂(本名施淑端)是鹿港人,兩種話無啥仝,一鄉一腔,卜按怎寫?

我的反駁:我(施炳華)嘛是鹿港人,我寫的恁敢看無?

結論:

黃春明先生佇中文寫作有伊的地位佮成果;毋拘,佇台語文書寫佮教育的範圍內,伊是「毋捌閣假博」。伊對語言學一點仔常識都無,語言是文化的上重要的要素,語言若消失,文化就無去矣。原住民會當證明;所以即碼的原住民嘛卜用in的文字來記錄in的文化。

這是一个陽謀,黃春明先生演講的主題參「百年小說」無關係──「百年小說」無台語小說,in攏共伊看做無即種物件,家己共目睭ng起來,講「無看見,無看見!」。主辦者是卜借用伊寫作鄉土小說的名聲來教示濟濟的台灣青年──在座共伊贊聲的大部份是學中文的學生──台語無文字、台語無法度用文字寫、上好是用華文寫。

吳夏暉 施炳華教授講黃春明先生是「毋捌閣假博」,講著我兮心聲。
少年有才調,食老袂絕對攏會當佔贏,一个對台語文字有學習障礙兮老儂,置科技兮時代若毋知努力「貧惰兼荏懶」,伊反勢猶毋知即馬有外濟儂等咧看伊兮笑話。
莫非伊亦認為台語「當選」愛用華語寫做「凍蒜」,台語「罷免」愛用華語寫做「把馬卵」,台語「作伙」愛用華語寫做「作廢」,台灣真正是寶島,「毋捌閣假博」竟然會當「九彎十八越」歪甲這大聲,若毋是大師,tshìn彩儂甘作會到

Marcus Chùnchiu Si 「連台語諺語嘛無用台語講,煞翻做華語來講」, e.g., 黃:「有唐山爺爺, 沒唐山奶奶」。1960s 王禎和 tō bô án-ne īng--a, he sī 1950s 李榮春 siá《祖國與同胞》ê sî sóo piáu-hiān--ê, gí-giân suán-tik ê symptom (症狀). Tsit-lō hiān-siōng sī lán kuan-tshat (diagnostically read) 文學史 huat-tián, ah-sī 文化變遷 ê tsham-khó-tiám tsi-it.

o

陳豐惠 施教授,寫了足讚!ài投稿去報紙言論廣場喔^__^

o

邱國榮 我的台語袂lliàn tńg,但是,施教授所寫的,我都看懂 ^O^

o

鄭孟嫻 兒子的台語也是在學校學比較多,在家裡他受電視影響,都習慣講國語,我很傷腦筋咧!

o

吳夏暉 黃春明先生嘛是無機會置學校學台語,伊才會遮呢傷腦筋!

o

Bāng Tâi-gí 請問這篇對佗位來的?我想欲連結

o

Jū-khái Lîm 總講一句,家己無識,道認為無人識,家己毋肯學, 又毋肯予別人學。古井水蛙的大文學家。

o

James J. Duann 悲哀可憐的黃春明˙怎麼我現在看他居然會聯想到吳伯雄?

o

Hongling Li 有影真gâu,會當目睭金金佇土地的語言政策被壓迫、剝奪、操弄之下,利用台灣母語文化做華語寫作的素材,來提著本土作家的身份地位,今馬看著原汁原味的母語文字欲來發聲,可能驚會壓過伊本土的名聲,毋才會一直用伊既成的身份地位來共台語文字注射飼毒!

o

吳夏暉 Hongling Li:汝按呢講就對啊!

o

Bāng Tâi-gí 買先生閣 khà tian-uē kā o-ló [ tsin gâu ]

o

陳惠世 這篇文章我看有擱讀會出聲...阮囝即嘛真愛講台語,因為他的老母是台灣人!!~大家相招講台語,寫台文!!

邱一帆 用語言文學个角度去看黃春明對這部份个發言實在無麼个專業同常識!!對無常識个人愛同佢專業个對話就像鴨子聽雷樣,有時還會見笑轉生氣!!哀!!台灣語文教育還愛加強!!

陳惠世 大家認真講台語,認真練習寫台文....台灣人加油!!

陳杉吉 我會說台語, 但不會寫, 歷史沿革也不太清楚, 但是我個人認為借用現有的中文來表達另一種語文似乎會造成錯亂, 因為它是圖象, 有自己一套的演進系統, 不像英文字母可以任意組合一樣(當然也有規則).

戴德泉 麼人講台語無字!講這種話个人根本都係無知識,就像恩客家話共樣明明就有字, 該無啀這下係仰般寫出來个,頭擺老一輩个人罵人講:膏毛絕代就係講這兜自認為高高在上个人,將來一定會敗子敗孫斷了後代

張翠苓 以早我一直按呢想;寫本土文章的前輩,一定是真愛台語文才著...這層代誌的發生.我像雄雄予家己的人搧一下tshuì-phé....又閣驚、又閣疼.....

我有話說-誰窄化台灣文學?/方耀乾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112011053000266.html
自由時報刊登(2011-05-29)
台語白話文學 比五四更早/方耀乾
http://taiwanus.net/news/news/2011/201105281910541708.htm

http://uibun.twl.ncku.edu.tw/chuliau/lunsoat/taibun/2011/NgChhunBeng_kongpoo.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