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page looks plain and unstyled because you're using a non-standard compliant browser. To see it in its best form, please visit upgrade to a browser that supports web standards. It's free and painless.

高雄市國民教育輔導團教育資源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日昨,群眾再度為了搶救台灣最後的熱帶海岸林-阿塱壹古道,走上凱達格蘭大道。筆者幾天前走訪古道的南邊海岸,感受到天然海岸林的美麗與珍貴,深覺,我們若無法保住台灣這最後的天然海岸線,讓「台26線」開通,那將象徵台灣海岸線生態的全面淪陷。

 (閱讀全文)

 

(刊登於2011.11.06自由時報「自由廣場」、11.08中國時報「時論廣場」《咱的環境》又見BOT怪獸!)

從墾丁的大灣、台東的美麗灣飯店到隘門沙灘BOT案等大型開發案來看,政府都是將我們最美的土地一一交給財團經營,然後人民再也無法盡情、隨性地享受原屬於大家的沙灘,除非你「付費」!而從生態的角度,大型開發案所帶來的破壞常常無法彌補,錢被財團賺走了、土地的災難則由人民共同承擔。

 (閱讀全文)

(刊登於2011/10/09自由時報「自由廣場」;Taipei Times台北時報Translated by Paul Cooper登於http://www.taipeitimes.com/News/editorials/archives/2011/10/13/2003515595)

今天到茂林風景區勘查88水災後的復建工程,發現政府的道路工程竟然破壞森林來挖山的土石,補拓寬道路的路基,離譜的程度令人匪夷所思!

這個離譜的現代版「挖東牆、補西牆」工程,發生在高雄的茂林國家風景區。88水災時,茂林許多路段遭到土石流的衝擊,復建工程已經進行2年了。其中,位於「萬山部落」和「多納部落」間,蛇頭山曲流上方有一道路拓寬工程,筆者與夥伴仔細勘查後,發現了幾個大問題---

 (閱讀全文)

這幾天,由地球公民基金會和台南社大發起的「廢鋁渣非法棄置3年 無良業者出來善後!」抗議行動,顯示民間團體從一九九八年起發起政府應積極處理「有害事業廢棄物」的訴求,政府處理態度幾乎是「從一而終」的消極!以致台灣的工業污染問題層出不窮。

這篇文章是2003年汞污泥事件時發表的文章,多年過後的今天,有害事業廢棄物的問題依然無解!我們是該更有力的要求政府,到底每年超過一百萬噸的有害事業廢棄物「何去何從」?

 (閱讀全文)

 

(這是回應林業試驗所黃所長投書「聯合報民意論壇」之「保林只能封山 坐視森林劣化?」文章)

    地球從混沌、無生命演化至今的繁茂生物多樣性,從來就不是「人類」的功勞;反而地球的崩壞,卻與「慾望無窮的人類」絕對相關!許多人表面上似乎「如何--為了森林好」,其心中最終目的如何,我們無從得知!但就台灣的森林議題,我們要管理的,不是森林,是劣化的人心!

 (閱讀全文)

向日葵之歌  文‧黃裕文

小小的心房有一個願望      自由地呼吸,自在地成長
     
核電不能發動生命      迎向陽光才能綻放光芒
小小的眼睛有一個方向      嬉戲的河水,微笑的山崗
    
科技不能製造幸福      擁抱大地才能汲取營養

                                      請聽聽我的願望     請看我看的方向

                                       你會聽見未來的心跳     那是生命應有的主張

                                               進步不能兌換健康     守護自然才能獲得力量

                                          小小的台灣才能永遠永遠     讓我們勇敢夢想,盡情歌唱

                                             (作者:地球公民基金會義工召集人)

 (閱讀全文)

日本核災後,許多民間團體包括環保、藝術、人權、勞工、學生、家長、、、等各領域團體,呼籲全國人民走上街頭,向政府表達廢核、遠離核災的建立「非核家園」的訴求。

這篇文章是2002年的事件,內容凸顯台灣根本沒有能力處理核廢料。而台灣的地質也只是兩大板塊擠壓下的碎屑所組成的,並無真正像歐亞、美洲等大陸板塊的穩定地質條件。況且,核能並非人類能掌握的科技!台灣如何抉擇,將影響子子孫孫和萬物的未來!

 (閱讀全文)
台灣獼猴很可愛,但是,餵食會使牠們失去原來的求生本能和天賦,愛之適足以害之。當人們受到傷害,控訴獼猴的不是時,為何從不反省現今的種種,都是人本身所引發的問題呢?人可以「無理的」指責獼猴的不是,但受傷最深的獼猴,有誰替牠們「贊」聲? (閱讀全文)
筆者就以麥寮六輕和國光等石化業的開發做例子:教科書中對於石化業的描述大約是「工業區的開發有助於帶動地方的繁榮與發展」等相當正面的描述。但就以1987年發生的「高雄後勁反五輕」事件、去年五輕廠連續的爆炸事件、台大公共衛生詹長權教授發表的六輕運轉後周邊鄉鎮民眾罹癌率顯著增加的研究報告、今年的台塑仁武廠發生嚴重污染高達國家標準的「30萬倍致癌污染物」事件、麥寮最近的爆炸事件和未來「六輕五期與國光石化」的開發案,都可以看出石化業這種「高污染、高耗能、高耗水」產業帶給人民和土地的傷害是無法彌補的。有人就以石化業的煙囪比喻成「木馬」,設廠前,居民因政府官員和企業家的美麗言語、以為會帶來家鄉榮景,但「木馬最終還是血洗了特洛伊城」。 (閱讀全文)